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不伦恋情 - 阿姨默许了我的不轨
阿姨默许了我的不轨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免费中国人做人爱视频_第一福利在线永久视频_欧美在线香蕉在线视频_av女主播]

地址发布页:

事业单位的日子就是好过!一杯茶,一台电脑,一天就悄悄的过去了。 

    下班前,接到了一个久违的朋友打来的电话。林哲玮,高中同学,準确的说是
一届,不同班。想来有几年没见了,也没怎幺联繫。听说他在外地做生意,不知
道怎幺想起我来了。

    开车去他定好的饭店,熙熙攘攘的车流一如既往的堵。

    我迟到了,让他等了好长时间。见面,不免寒暄一番。

    他还记得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5年前的事情了,那天,他妈妈给我结清了半
年的工资。

    大学毕业后,在来现在的单位工作之前,我在林哲玮他妈妈经营的实木家俱店
打了半年工。

    林哲玮他爸爸是一个国企的领导,平时工作很忙,林哲玮大学毕业后去了TOKYO,
家俱店就他妈妈一个人打理。林哲玮的妈妈,是一个独立性很强的女性,也是一个
浑身散发着迷人气质的女人,更是我生命中一个不能不提的女人……

    菜过三巡,林哲玮才说出了找我的目的,原来是让我帮忙给他搞定注册公司的
手续问题。我和他虽然联繫不多,但也算是老同学了,彼此性格也相投,我承诺
尽力帮忙。

    我们聊了很多,聊当年在高中时的趣事,聊大学里各自的经历,聊这些年大
家走过的路,聊各自的家庭……

    林哲玮告诉我,他父母两年前离婚了!

    「感情破裂,无法继续共同生活下去!」他无奈的说着。

    看着他一副淡淡的忧伤表情,我的心情很複杂,我的思绪瞬间飘回到了几年
前的那个雨夜……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週六。

    本来第二天我是休息的,但是为了参加一个订货会,我决定和月娥阿姨一起
去。目的地离的不算远,我们决定开车。

    走的时候晴空万里,天气相当不错,可一到省界,却下起了雨。下了高速,
车行驶到了国道,车速不得不降了下来。一个多小时的行使之后,我们堵在了一
个叫石口的地方。

    原本以为很快就可以继续前行了,能赶在天黑之前到达目的地,但是前面因
为暴雨引起的连续塌方,将我们困住了。

    眼看要天黑了,前面一点动静都没有。月娥阿姨果断的选择了到附近找一家
旅店,準备过夜。

    她做事一直很果断,后来事实证明,再呆下去,只能在车里过夜了。我们掉
头往回开,没几里地,就看到路边的一个农家旅店,我看到旅店门口的车已经快
停满了。

    「就剩几间了,一辆车一间房!」

    我和月娥阿姨刚一踏进旅店,就听到老闆娘大声的喊着。房间有限,人员众
多,还好我们来的及时,我们「抢」到了一个房间。

    一个小姑娘领着我们一帮人,挨个打开了几个房间。

    给我们分配的在最里面,紧挨着我们的,是一对情侣。

    我和月娥阿姨进到房间,这是一个带卫生间的标间,里面摆着两张单人床,
上面铺着整齐洁白的被褥。

    月娥阿姨点点头,说道:「还不错,挺乾净的。」然后问我:「怎幺样,今
晚就这儿吧!」

    我尴尬的点点头,和朋友的妈妈住一个房间,感觉,有点怪怪的。

    我和月娥阿姨各自到卫生间解了手,一看表,已经到晚饭的时间了,我们早
已饿的饑肠辘辘了。

    「Alex,走,吃饭去,今晚阿姨好好犒劳犒劳你。」

    我和月娥阿姨相跟着走出房间,正好遇到隔壁的情侣,大家打了个招呼,一
起去了饭厅,很自然的,我们坐在了一起。

    大家一边吃着饭,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忽然那男的问到:「你们是母子吧?」

    我正待回答,月娥阿姨笑着点点头抢先说话了:「呵呵……是啊,我是他妈
妈。」

    那女人诧异了:「可你们不像啊!」

    「是啊,别人都这幺说,他长的像他爸爸,一点儿都不像我,有时候我都在
怀疑,这是不是我生的呢,咯咯咯咯……」

    月娥阿姨一边看着我,一边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她索性将玩笑开到底了,
我则尴尬的笑了笑……

    舟车劳顿,我们很快就吃饭饭,回到了房间。

    有卫生间就是好,可以美美的洗个澡。

    本着「女士优先」的原则,月娥阿姨先进了卫生间洗澡,我则躺在床上,打
开了电视。

    这边,我胡乱的上下按着按钮换着台,那边,卫生间里面传出了月娥阿姨
「哗哗哗」的洗澡声……

    恍惚之间,我突然感觉到此时的气氛有一丝特别,那种特别的感觉让人兴奋,
让人心动,让人期待。

    20分钟之后,月娥阿姨从里面走了出来。

    刚刚出浴的月娥阿姨,浑身散发着成熟迷人的气息,她丰满的身体在睡衣的
包裹下,愈发显得玲珑有致,婀娜多姿,看来她习惯出远门带着睡衣。

    我不禁呆住了,目光癡癡地停在了月娥阿姨的身上,停在了月娥阿姨那饱满
的胸部。

    月娥阿姨一边用毛巾擦拭湿漉漉的波浪卷髮,一边笑着对我说:「阿姨洗完
了,你去洗吧。」

    「哦!」我答应着,拿起毛巾飞快的走向那个小卫生间,生怕她看出我的慌
乱。

    擦身而过,月娥阿姨浓郁的髮香立刻向我扑面而来,好香啊,我不禁暗自陶
醉,旅途劳顿,终于能好好放鬆一下了。

    浴室里,我洗的心不在焉,月娥阿姨丰满的身体,总是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我洗的很快,因为我隐隐的期待着什幺。这种期待,让我有些自责却更让我
兴奋。

    我走出卫生间,来到床前。月娥阿姨正跪在床上整理被褥,她背对着我,圆
润翘丽的屁股暴露在我面前,一览无余,瞬间,我血脉喷张了……那种男人对女
人身体的本能反应,此时不道德的跑了出来。

    「咱们早点睡吧,明天赶紧过去,争取这次拿下几个大订单!」月娥阿姨听
到我出来,扭过头对我说着。

    我「哦」了一声,躺在了床上。

    关灯、拉窗帘,月娥阿姨和衣而卧,也躺进了被窝。电视还开着,我们闲聊
着,等待进入梦乡。

    忘记是聊什幺了,月娥阿姨一直说着话,我则静静的听着。

    忽然,从隔壁房间隐隐约约的传来了女人哼哼唧唧的声音:「嗯……嗯……
啊……嗯……」

    那声音忽高忽低,有时平缓有时急促。这声音打断了月娥阿姨的说话,她停
了下来,她似乎也在聆听这股声音,我顿时觉得时间凝固了。

    隔壁的声音停止了,我和月娥阿姨却没有说话,此时房间里安静的让人紧张。

    「嗯……嗯……」

    10几秒后,隔壁的声音再一次传过来,这次我听的清清楚楚,这是做爱的
声音,这是女人特有的呻吟,我顿时感觉气氛躁动起来。看来是隔壁的那对情侣
在做爱,情不自禁的发出了淫声。

    想必月娥阿姨也听出了这声音的性质,她也觉得尴尬了,她并没有继续说话。

    尴尬持续了半分钟,月娥阿姨忽然对我说:「咱俩住旅馆的事儿,可别对你
叔叔说,他那个人疑心重。」

    我楞了一下,随即明白了她说的是什幺意思:孤男寡女睡一个房间,会发生
什幺事儿?说没干那种事儿,谁都不信,解释不清的。

    我这幺想着,隔壁又继续传来更加销魂的淫声:「嗯……嗯……老公,使劲
儿操我,嗯……小惠喜欢老公的大鸡巴……啊……呜呜呜……」

    淫声中夹着哭声,我知道这是舒服至极的叫床声。

    我突然强烈的感觉到了气氛的暧昧,想起月娥阿姨刚才洗完澡,睡衣包裹下
丰满的肉体,她跪在床上整理被单高高翘起的屁股,我动了淫心。和朋友母亲睡
在一间屋内,听到这幺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这气氛尴尬到了极致。

    我和月娥阿姨足足有10分钟没有说一句话,不是因为瞌睡,而是因为尴尬,
尴尬,月娥阿姨何尝不是如此。

    「老公嗯……不要停,使劲儿……人家要嘛……啊……好舒服啊……啊……」

    我和月娥阿姨之间越是安静,隔壁的淫声就越发显得嘹亮、清晰。

    沈默、尴尬……好久!

    「阿姨去趟卫生间,刚才喝了那幺多水……」

    月娥阿姨终于打破了沈寂,一翻身,下了床。她坚持不住了,这尴尬谁都受
不了,何况我们是两辈人,她在晚辈面前听着这不雅的声音,实在是尴尬,实在
是难堪。

    由于灯的开关在门口,离床还有一段距离,我怕她碰着腿,赶紧说:「我去
开灯,您小心点。」

    「不用,你别开了,我把窗帘拉开一点就行了。」说着,她把窗帘拉开了一
个缝隙,「这样就不用开灯了。」

    月娥阿姨用这样的方式试图化解此时的暧昧与尴尬。窗帘拉开了,我也长出
了一口气。

    月娥阿姨进了卫生间,不知道为什幺她没有关门。于是,我清清楚楚的听到
了她小便的声音:「滋滋……滋滋……」

    随着一阵马桶沖水的哗哗声响,月娥阿姨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我的视线立刻
转移到了她的身上。她也看着我,没有说话,走到窗前,透过窗帘的缝隙看了看
外面,然后把其中的一半窗帘彻底拉到一边,房间里立刻亮了许多。

    月娥阿姨在床边坐了下来,她并没有躺下,沈默了片刻,她说到:「阿姨没
有穿睡衣睡觉的习惯,我想把衣服脱了,你要觉得不舒服的话,也脱了吧。」

    夜色中,我看到月娥阿姨缓缓的解开了她的睡衣。我糜乱了,我的心跳顿时
像打鼓一样「嘣嘣嘣嘣」乱蹦起来。

    月娥阿姨褪下了包裹着身体的衣物,露出了只穿着内衣内裤的雪白身体。

    我呆住了,一时不知道该怎幺办才好。

    月娥阿姨见我没动静,说话了:「没事儿的,你想脱就脱了吧,反正这儿也
没别人。」

    「哦……」我答应着,不知道自己是怎幺脱下衣服的……

    褪下衣物的月娥阿姨躺在了被窝里,侧着身子,面对着我说到:「Alex,你
知道吗,在林哲玮的朋友里面,阿姨最喜欢你了。」

    气氛越来越暧昧了,我甚至在怀疑她在暗示我。

    「为什幺?」

    我用反问的语气故意问她,回应着她的暧昧。黑暗中,我死死的盯着她。

    又是10几秒的停滞,耳边又传来隔壁「嗯嗯啊啊」的呻吟。

    「不知道!」月娥阿姨仿佛故意似的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反正我就是
喜欢你!你,喜欢阿姨吗?」

    「喜欢!」我几乎是脱口而出。

    「你尽骗阿姨,阿姨这幺大年纪了,哪里还招你喜欢?」

    「真的,阿姨看起来很年轻,气质又好,跟别人说是我姐都没人怀疑。」

    「咯咯咯,你就会哄阿姨高兴。」她开心的笑了。

    「我说的是真的!阿姨你好迷人,好美……」

    这时候,唐突的话里面透着的全是暧昧,这话要是放在平时,就出问题了,
但是现在,却是勾人欲望的话。

    「好啊,原来你早就在打阿姨的主意了……」她也回应着我的暧昧。

    「阿姨,我早就喜欢你了……」

    我豁出去了。这句表白的话一出口,尴尬立刻来了,又是沈默的半分钟……
暗夜中,我仿佛看见她也在紧紧的盯着我。

    「阿姨也喜欢你……」月娥阿姨也几乎是脱口而出,生怕耽误了什幺。

    「是女人对男人的喜欢吗?」我追问,我的肉棒早已坚挺起来了。

    「你说呢?」月娥阿姨反问道。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窗户纸一捅就破。我终于忍不住了,猛的从床上站了起
来,掀开月娥阿姨的被子,扑向了她的身体……

    「别这样,Alex,别这样,我是你阿姨啊……」

    月娥阿姨虚伪的坚守着最后一份矜持。我淫她之心炽热,完全不顾她一再的
提醒是我的长辈是我朋友的妈妈。

    我死死的压住月娥阿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吻住了她,月娥阿姨装腔作势
的阻挡着我的进攻……

    要想如愿的得到她的肉体,必须也得完全勾起她的欲望,因为我不确定月娥
阿姨现在是否想……

    于是我开始隔着内裤用坚挺的肉棒使劲儿的顶她的下体,这招果然管用,随
着我频率的加快,她开始呻吟起来:「嗯……嗯……啊……」

    声音不大,但是我知道有了效果。渐渐的她开始回应我的激吻,不再躲闪,
柔软的舌头主动的伸入我的嘴里,让我肆意的吮吸与挑逗,一双玉臂和雪白的双
腿紧紧的缠在我的身上,下体随着我的节奏开始积极的迎合我的沖顶。

    这种事情,必须要你情我愿,硬来就没意思了,于是在半推半就之下,月娥
阿姨默许了我的不轨。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